黯然小混掌

厌恶03

3. 十七八岁的他们


只是越看见海阔天空,


越遗憾没有你分享我的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失落沙洲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俊凯记得王源以前很黏他的,他年纪大一点、又比他早到公司,按道理,王源可是要叫他师兄的。只是当年公司只有他们俩了,于是他俩又变成同期了,所以王源总是“王俊凯”“小凯”的叫他,不守规矩的小不点。


那个时候的王源肥嘟嘟的,但个子和他差不多高,眼睛特别亮,又有点认生害羞,对新环境好奇的很,于是总能看到他蹿到王俊凯跟前,一会儿问这个、一会儿问那个,清亮的薄荷音好听极了。


那个时候他们还组过一个“W&W”组合征战北京,200块钱的如家免费入住,让他们觉得自己“成功”了;那个时候他们在公司那个土土的KTV包间里,每天练习同一首歌,拍废了好多视频,最后某个夏天,无意中录的一段合唱开始在网络上传播…


不管现在怎样,他和王源有过亲密无间的那几年。


“小凯,刚刚那个走位不对。小女孩儿唱完歌你们不能马上离开,追光还没移开,得定住。”耳机里,传来现场导演的提醒。


明天就是生日会了,这一期的主题是为了出发,但他们肯定猜不到,他执意放了许多怀旧的元素。


比如致敬他的偶像,比如和年少的自己对话,比如老歌串烧……


十八岁的自己也已经开始怀旧了,譬如刚刚,他又陷入那段和王源朝夕相处的回忆里了。


王俊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自己,他从来都是向前看的,他的目标是做一个有实力的偶像,唱歌也好、演戏也好,他知道自己不是那一类靠天赋吃饭的人,但他知道努力可以让他离目标越来越近,所以他选择努力。公司给他们三人分别安排活动、签工作室、高考准备、个人综艺录制……这一年劈头盖脸的行程让他有些应接不暇,但他全部兢兢业业的完成了,没有时间思考、没有精力思考,他觉得挺好的,就像打游戏一样,一关一关的过,总会通关,通关了,就可以放松了。


但最近,只是最近而已,他有些犹疑,当他从为自己定制好的那条通关之路上跳脱出来,环顾四周,有些空落落的,他不知道症结在哪儿,那种感觉像是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明明前路很开阔,但他却越走越沉重。


连工作人员都看出他状态不对,都说他是得了高考综合征,习惯了起早摸黑的连轴转,大一了不用做五三试卷,不适应了。


他知道不是,但也会插科打诨的笑笑带过。


9月21号晚上,他第一次失眠了。


他在想他和王源。


想他们有多久没有一起打过游戏,没有一起捉弄过小马哥,没有在上晚自习的时候互相吐槽自己落下多少功课,没有在解放碑带着口罩骑自行车,没有去玩鬼屋,没有打篮球,没有看电影,没有斗表情包了…曾经,这是他们行程之外的日常。


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
好像是源于一次不欢而散的闲聊,明明是普通不过的调侃,不知怎么演变成了争吵,最后互不相让的两人变成了两块倔强的顽石,急红了眼,甚至差点挥拳相向,工作人员拉开了他们。


起因是什么?好像是关于粉丝的吧。


最后他们变成两头沉默的狮子。


没有道别就已经分道扬镳。


而后来,除了那次元旦的客套祝福,王源再也没有主动找过他。当时源儿也想和好吧。


其实,他准备道歉的,他甚至预演了道歉的细节,预设了和好后一起去吃源儿最爱的火锅和烤串,但是太忙了,他们都太忙了,他顺利成章的错过了握手言和的时机,而年关过后,表情冷漠坚硬的王源不再欢迎他的别扭的示好,他也已拉不下类似大人的颜面,最后赌气似的放任他们的裂缝越来越大。


这场漫长的冷战持续到了十八岁,而且没有结束的征兆。


是继续放任还是主动破冰,王俊凯想在生日会前找到一个答案。


彩排完,王俊凯给王源发了条微信。


“源儿,明天生日会结束后,我们谈谈。”


厌恶 2

2. 9月21

9月21号星期四,王俊凯因为军训没有在当天办生日会。


王源呢,与世隔绝地在参加一个新综艺的录制,参演名单里有王俊凯的荧幕姐姐。这年头有炒CP、炒亲子、炒骂战、炒人缘,炒个姐弟关系也不算什么,娱乐圈也算是想象力无限的行业了,不管怎样,王源知道这消息时还有些介意。


当然,他们虽然是宇宙第一鲜肉组合,但是对于工作的选择权其实并不大,即使成立了个人工作室,也只是公司为了他们更好的前(敛)途(财),又基于公司整体运营能力确实有限,应运而生的“个人工作室”而已。


他们本人,只是多了建议权吧,最终选择权?说得好听点也有,前提得看他们个人是否识趣,毕竟如果他们选择和工作室的选择一致,那也算他们有选择权吧。


王源其实看得挺通透,所以他也只是象征性的了解了节目信息,知道是推不了的通告,就坦然接受了,反正好山好水,好吃好喝,他源哥为什么不去?


哦,又走神了,今天是9月21号,王俊凯生日。


上午工作室提醒他要他记得发微博,维系组合的塑料兄弟情。


中午刷到微博的那位姐姐笑嘻嘻地问他送了什么礼物给小凯?王源当时脸僵了一下,顿了半会儿才说了句“还没想好。”娱乐圈打滚的一线女明星自然一眼就看出,组合关系只怕不如人前营造的和谐,于是满面春风的又把话题转到了别处。


王源一时懊恼平日伶牙俐齿、反应机敏,这会儿摄影机都还在拍着呢,自己还犯这种低级错误。只能希望摄影机不要把这段给剪到正片刻意制造话题了,那公司只怕得赶紧接几个组合活动或者拍个小黑屋来力破不和传言。


或者,等下还是跟何姐说下这个事情,请她公关一下。何姐,是王源的新个人助理,未婚,既八面玲珑又长袖善舞,办事妥帖,也不把王源当小孩儿,至少明面儿上有商有量,王源挺信任她的。


一天看上去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,王源还是有些不在状态,没什么表现的欲望。不过没事,他也不用刻意找镜头找爆点,毕竟流量明星不用担心镜头分量,摄影机不会放过任何一秒他的镜头的。


下午,六时,演职人员休息三十分钟。


王源靠在床上,眉目低垂,掂着手机。


微信对话框,备注:karry。


聊天记录还停留在那个客套的新年快乐的对话,以及


自己那个没心没肺的大笑表情。


好蠢啊,王源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,明明也只是一年多前的自己,为什么看上去像过了好久了。其实也真的过了好久了,王俊凯都18了,阿姨粉们都变女友粉了吧。


王源踌躇着,要发什么呢?


王俊凯的头像是大笑的路飞,看上去犯蠢的程度和自己的表情差不多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生日快乐啊,删除。


诶,王俊凯,删除。


Happy , 删除。


Karry…..删除。


Karry......删除。


最后,王源进了那个同样许久没有动静的三人群聊。


没有打字,只是给王俊凯发了个红包。


红包的上限是200元。


王源在200元、18元、9.21元不等,各种选项中,选择了0.1元。


反正你也说过我抠。


他恶趣味的想象如果是以前,王俊凯收到红包炸毛到张牙舞爪的样子,铁定会扑过来,抢他手机,直接给他自己发个200的红包,反正....我的密码也没改过。


呵呵,那个王俊凯像只小脑虎,王源不自觉地扬起嘴角,眼神晶亮。


不过谁知道呢?说不定现在大学生王俊凯前呼后拥、不亦乐乎,根本没时间拆他的这个红包。


算了,敛了眉、凝了神,王源暗道一声自己没出息。


然后直起身子理了理衣服。“何姐?您进来一下吧。”


“源哥儿,有何吩咐?”何姐巧笑嫣兮,做出个小丫鬟的姿态。


“嗯,到时辰了。王源把手机递给何姐,抬起头,圆润又硬朗的下颚形成好看的线条,嘴里脆生生蹦出几个字。


“咱们起驾用膳去咯!”


真好,王源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王源。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9月22日

叮~~


红包退回通知。


哦,没收。王源面无表情,像是看了一个电信诈骗短信,噢,不对,诈骗短信会让他开心好一会儿,可以好好研究怎么回复。这只是个红包退回的消息,0.1元又回到钱包,王俊凯可能没有看到,可能看到了没有接收.....


无所谓吧。本来也只是工作室要求而已。


王源按灭了手机屏幕,眸子乌黑发亮,沉不见底。


只见两米开外是热火朝天的拍摄现场,大家畅聊过去、未来,十几台摄影机高举,灯光通明,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扔,朝何姐努努嘴示意她收起来。清了清喉咙,大步朝录影同伴们走过去。


“我跟你们说喔,前几天我去工体吃饭,就是那个地方,然后有人问我是不是王俊凯……”

厌恶

注定会烂尾,会崩,会不好看的凯源文。
只是突然想开个坑,写完发现可能要从第一章就开始垮掉的文了。
真丧气~希望没有人看这篇文,又希望有那么一两个看的,不然可能连第二章都不会有了。
希望不要有人骂我,因为我在想,厌恶有时候等于爱慕,所以想从厌恶写起,我想我的理论还是有支撑的吧,因为常言道,恐同即深柜。
好吧,我就是喜欢吃强扭的瓜。


1. 十八岁
 
他们三个人有个群,9月21号,王源在群里发了个红包,连红包备注都没有改,还是“恭喜发财,大吉大利”。

王俊凯当天军训完,拿出手机,先回复了爸妈的未接电话,又给爷爷奶奶打了电话,微信一百多条未读,感谢了一些重量级的前辈,圈里有往来的朋友们还有那群没心肝的发小后,发了条“十八岁了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的朋友圈,蹭了下十九大的热点,又点了一圈赞,最后终于看到了那个三人小群里的红包。

是二百?还是十八?王俊凯想点开瞅瞅,但是硬生生收回来按下去的手指。

“没有一句生日快乐,还是在群里发的,可以,这很王源。”王俊凯心想,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眉峰微微锁起,嘴唇微抿看上去像是在笑,笑里有些说不清的情绪,外人看来有点觉得生人勿进,难怪有报道写他已经会黑脸,不合群了。

“十点了,我关灯了”寝室长磊哥说完就把灯关了,大家还不熟悉,寝室又有个流量小鲜肉在,还没有夜谈的习惯,都各自做着手机党。

王俊凯按黑了屏幕,躺了下来。

平日都是些娇生惯养的大少爷,高强度的军训对这些室友来说还算吃力,倒是王俊凯觉得还好,就跟周年演唱会前的集中培训差不多吧。他倒在床上,叠的方正的军被也没散开,只是头枕着手,在黑暗中看着天花板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只是夏天的夜黑的温柔,一片月光从地板爬到了书桌,还洒了一小块儿到王俊凯的床头,王俊凯的脸在这将明未明的夜里突然的显得有些深沉,高挺的鼻梁一侧,狭长浓密的睫毛映出一小块阴影,柔和了他紧锁的眉头,隔壁床的兄弟鼾声很规律,另一床的朋友睡得不安稳,连翻了好几个身,大家好像都睡了。

其实王俊凯平日里并不感性,工作、学习侵占了他的全部生活,他没有时间感性,没有时间对过往的人事进行回顾、没有时间产生眷恋,天生的责任感告诉他,他必须兢兢业业地工作,保持努力、刻苦、谦卑,所以他更加不能感性了,因为感性令人脆弱,不知是谁曾经跟他说过这句话。

但是今天不一样,他既不需要工作,也没有学习,今天他十八岁,网上铺天盖地的粉丝应援、明星祝福、新闻宣发,但是好像跟他无关,他跟舍友们一样,早起、训练、食堂吃饭、洗漱、上床睡觉,工作室的同事问他要不要帮他请假出来聚餐,搞个活动,他拒绝了,他想很平淡的渡过十八岁生日,虽然明天他还是要请假为生日会彩排,但是今天他只想一个人。然后他平静顺畅的过完了一天,但是现在他窝在宿舍的小床上,回完了那些信息,又看到了王源给他发的红包,没有写生日快乐,没有私聊,在群里发的。

其实也没什么可想的,只是心底有股没有来由的烦闷。

王俊凯拧着眉,又拿起手机,摁亮了屏幕。

王源儿。

是他给王源的备注,翻了好久也没翻出他俩的聊天记录,只能从那个小群点进去他的头像——他家嘟嘟戴了顶棒球帽瞪着镜头,王源什么时候换的头像?他们真的太久没有聊天了。

上一次聊天是2017年元旦。

诶,王俊凯,新年快乐。
新年快乐,王源。
一个王源自己的做的大笑的表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源儿,王俊凯打了三个字,删除。

源儿,删除。

你那个红包是发给我的?删除。

今天我生日,删除。

你在干什么?删除。

手机屏幕黑了,王俊凯举着手机,只是举着而已,却也没摁亮,动作有些滑稽,像是某个摄影师拍的主题照片,被吸掉手机灵魂的定格人像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“我操你大爷的!”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吼,在寂静的校园里显得格外洪亮突兀,听这这声音像是某位喝醉酒的学长,随后就有保安大叔的声音“干什么呢!”,然后有些跑步的响动,嚷嚷,一时间倒是有些喧哗。

王俊凯也回魂了,放下了手机。

呵,轻声笑了一下。

算了。

睡觉。